企业新闻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企业新闻
90后青年与红木家具的二三事
信息来源: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:2019-06-09 收藏此页

红木家具行业很多人一样,泡上一杯茶,一天仿佛才会真的开始。我的工作是将红木家具行业的资讯通过互联网传送给各地(甚至全球)关注红木家具的人。虽然依托互联网,但红木家具是个传统产业,跨进这个领域总有几个人会问:为什么?

这种时候,我脑海中会浮现一个客厅,里面摆着普通的几件套红木沙发或者广式镶大理石的硬木家具,它代表了过去我很多亲戚家的模样。然后又会想起一位家里做红木家具生意的同学,这些类似亲近感的东西,就像儿时没有空调的夏天,我躺在红木长椅上感受到的滑顺的凉,以及不黏糊的硬,交织着感觉的回忆是不那么容易消失的。

现在想起来,十几年前的红木家具大多还和艺术、设计没什么关系,很多还是用菠萝格等木材制作,但老百姓不在乎,作为日常用具它们只要够结实就行,再后来把家具当木材卖的那段时期,还可能只要用料足就行,除了藏家会用审美去衡量,多数人不过是在万变不离其宗的款式里找一件最对眼、最能升值的罢了。

之前一位六十多的亲戚向我打听过菠萝格的价钱,说想买一套“红木”家具。一开始我猜他可能不知道有个叫《红木》的国家标准,里面规定了名正言顺的红木树种,严谨来说菠萝格现在不是红木,外界对红木家具有数不清的“误解”。但转念一想,又好像突然明白了“唯材论”不是从大众中来的,它是行业过去发展催生的畸胎。如今优质新木种的开发和应用创造出新生命,价钱合适品质卖相又不错,人们也以开放的态度接受,这都说明普罗大众心里的红木家具依然更接近于一个文化概念。这位亲戚想要的恐怕也不是真正的红木家具,而是一套有中国韵味的硬木家具吧。

无论何时,中国人对木家具的钟情都并非建立在特定几种树种上,这是不变的方面,但人们精神层面的追求却以惊人的速度发展,从温饱、平安的追求过渡到讲究衣食住行的生活品味,用林清玄先生的话来说就是要“‘活出人的尊严与人的美感’,这些都不是财富可以缔造的(虽然它要站在财富的基础上才可能成功),而是要有更多的人文素养与无限的人道关怀”。

不知何时,人们高度凝聚起红木家具工艺、装饰里的文化内涵,给出一条条审美鉴赏线索,牵引红木家具行业从传统制造向文化多元方向前进,以前生活的必需品,现在成为物质精神双重享受的艺术品,价钱自然不能和过去同日而语。可是我不时怀疑大众到底能给多少时间去理解这些内涵,否则怎会有人随便看看、听听就入手?用金钱交换一份附庸风雅,不会对延续文化和红木家具的生命力带来什么好处。

当然,在与父祖辈极为不同的生活背景下,我们已经知道只靠品质而没有美感和文化的时代已经过去,还用建立的种种标准淘汰了一大批低劣企业和渠道商,新中式萌生,为红木家具带来了一些现代设计、一些可与传统交融的现代文化,人文素养和人道关怀终于挣脱仿古的桎梏体现出来,很多人都为此感到兴奋和欣慰,毕竟我们不仅需要代表国梦国风、需要能进艺术馆的珍奇艳丽的上乘之作,也需要舒适、好用、精致、人文的生活用具。有位行业专家就设计了好几款以舒适为卖点的座椅,经常在不同场合展出,我也几次坐过这些椅子,每次都由心里生出佩服之情,可这位专家却说目前还没有人跟他合作生产。我再看椅子的样貌,虽说是吸取圈椅的优点,但骤眼看却不像红木家具给人传统的感觉,反倒在某些时刻还透露出西方经典的气息。直到你将它们与其他中式家具展品一起看,又发现它们的气质能融入其中,套用这位专家自己的说法:是现代的中式椅子。

现在,包括我在内的一代人很难切身感受实体经济的艰难,我们眷恋互联网、为理想而活,有时会轻看了红木工匠、老板、代理商肩上的压力。只是,有些东西虽然显得遥不可及,却有如日月星辰,会给所有人光明。注视着艰难转型的行业的一切,学习沉静和坚韧,或许是这个繁华浮世里难得的体验。

Copyright© 2016-2020 中山市顺泰轩家具制造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042907号